故事:他追了半生的初戀,癌癥晚期孤零零死在陌生城市

每天讀點故事 2021-02-16 檢舉

故事:他追了半生的初戀,癌癥晚期孤零零死在陌生城市

本故事已由作者:晟煜旻,授權每天讀點故事app獨家發布,旗下關聯賬號“每天讀點故事”獲得合法轉授權發布,侵權必究。

1

程鶴很突然地約我們吃飯,吃重慶火鍋,連他自己統共三個人。我們都認識,是大學時候在創新社團里認識的,平時我們也會約著一起吃個飯,路邊攤擼個串。

火鍋吃得挺嗨,毛肚、鴨腸、黃喉、牛肉、腦花、酥肉吃了一圈,喝冰鎮的啤酒。今天我也以為就和往常一樣,大多數情況下大家聊聊天,敘敘舊,吐槽老板,聊聊男朋友、女朋友。吃了個五分飽時,程鶴對我們說:“我要回老家了。”

那是廣東的小城,惠州,也叫鵝城。

怎么?他也和別人一樣整回流?現在流行從大城市回歸小城,互聯網的發展讓很多人下定決心回去養雞種菜,賺到了錢,也順道找到了自己的人生價值。

程鶴是個文青,他一直在廣告公司做創意方向的工作,工作他很喜歡,全情投入,也被公司委以重任,后面都是接些重要的項目。

他已經足夠可以在大城市里立足,房子、車子都很容易解決。這些年,他女朋友談過兩個,本地人,不過暗戳戳覺得他不夠有錢。

而和程鶴老談錢,他會覺得你俗。

于是女朋友一個個都吹了。其實現在的女孩,和你談房子,一上來說要120平,人也沒有什么錯,本來人就是住220平的復式,而且也習慣了在古馳路易威登去買衫選包,因為那本就是她們的生活習慣。

程鶴倒不怪她們,他何曾不是穿過阿瑪尼后,就覺得確實要比海瀾之家優衣庫舒服。不過生活里,他還是追求精神的東西比較多,這或許是他作為文青最為吸引人的地方,但也可能是一種病。

“在這個城市里沒什么可以惦記的。而且這個月我做完手頭的這個項目,我估計得脫掉一層皮。”

他一臉疲態,不知道什么時候起,他蓄起了絡腮胡子,看起來就是沒以前精神,而且現在吃個火鍋,還得像女人小心口紅粉底一樣避免弄臟了他的胡子,看著都覺得累。

“我太累了,有時候晚上我都怕自己會突然猝死,回去休息一下。”程鶴再次說到累。

“那你就休個假,何必大動干戈說要回去生活。”小虎說他。

其實程鶴沒說實話,我記得他以前就說過,喜歡家那邊的一個姑娘。現在時機是成熟,所以就回去了?能夠下定決心從這里回去,原因都不簡單。

走的時候,程鶴的東西不算多,一個大男人重新出發,本就應該拋棄過去的東西。他在這個城市里唯一留下的,是奮斗多年而來的一處房產,我笑他,沒想到你做了包租公。

南方小城惠州,名字漂亮,是個海邊的暖冬小城,海灘不少,一到夏天,烏央烏央的人到沙灘上沖浪,曬太陽,撿貝殼。但是程鶴家離開發的海邊景區并不近,程鶴要去趟海邊,還得開差不多一個小時的小摩托車。

程鶴家境很普通,直到程鶴上大學,開始在外面打拼賺錢,他家才終于從一層磚房住進了三層小洋樓。

現在他從城市回流,他爸媽都不太理解,并且有著矛盾的心理,他是長子,到了結婚年齡,但是還無聲無響,家里給他物色對象不一定年底就能抱上孫子,而且他這一回來,收入肯定驟降,錢少了也是愁。

不過無論怎樣,他們都說不了什么,程鶴出來工作后,家里的事情他說了算。程鶴公開和殷菊談戀愛,雖然他們覺得門不當戶不對,但也說不得什么,他們都是老實人,到后來也待殷菊不錯。

程鶴回去,其實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為了殷菊。

我追問他原因,這個姑娘這么有魅力?

他在微信里回復了我一段,發了張照片給我,總結起來,忘不了的初戀。

照片里的殷菊皮膚偏黑泛紅,是看起來十分健康的膚色,國外人追求的美黑殷菊天生就有,她的五官長得很漂亮,是個美人,怪不得程鶴魂牽夢繞這么多年,不過我笑他:“連手都沒牽過就是初戀,你是單戀吧?”

“你知道愛情都源于火花一崩,接著就一發不可收拾了。”果然是文青的思維。

殷菊出身不好,這也是程鶴家里人一開始不太接納的原因。她從小父親因病過世,母親改嫁不知去了哪里,是奶奶帶大她,她書只念到初中,沒有見過世面,她哪里配得上程鶴,程鶴可是正兒八經的大學生,都市白領。

“我上高中的時候,看見她和她奶奶在我們校門口賣冰棍,背一個白色的泡沫箱,賣5毛錢一根的雪條,去年夏天回去,吃了一次,還是一樣的味道。”

“還是初戀的味道吧。”

程鶴并不否認。

回去后,程鶴按照原來的打算,開了家書店,那將是他實現文青夢的地方,開業那天,他發朋友圈。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