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我自毀容顏自斷雙腿,潛進心上人家,給無辜送命的爹娘報仇

每天讀點故事 2021-02-16 檢舉

故事:我自毀容顏自斷雙腿,潛進心上人家,給無辜送命的爹娘報仇

本故事已由作者:太上老妖,授權每天讀點故事app獨家發布,旗下關聯賬號“每天讀點故事”獲得合法轉授權發布,侵權必究。

1

北暮年間,正逢亂世,民聲哀怨連天,無一刻安寧之日。

那年我剛剛及笄,正值豆蔻年華,卻被人牙子打斷了腿刮花了臉,丟在街頭以二兩碎銀賤賣。

因我賣相不好,整整半月無人問津,人牙子每每橫著眼罵我是賠錢貨,卻不想,有朝一日我竟入了高家大公子的眼。

清楚地記得,那日西北風伴著大雪,我跪坐在冰涼的地面,白雪已經蓋到了我的膝間,寒氣也順著濕透的衣裳一寸寸鉆進了骨縫。

大概是我抖得厲害,高家大公子高以安的余光就落在了我的身上,然后轉身將一件帶著體溫的斗篷披到了我的肩上。

我猜他本無意買我,只因我倔強抬頭的那一瞬間,從眼底滾落的那滴熱淚觸動了他,所以他猶豫了一剎,才對著我身后的人牙子緩緩開口。

“你這般不惜人命,可曾有過一刻的良心不安?”我暗暗震驚,好一句良心不安!

人牙子大概也受了挫,但礙于他的身份,只能忍氣吞聲地陪著笑臉:

“公子若是心疼,不如將她要了去,面相是糙了些,放在廚屋當個燒火丫頭也不是不可……”

于是我便聽見了二兩碎銀落地的聲音,還聽見那高公子吩咐身邊的小廝:“將她帶回去吧,記得煮碗姜湯。”

小廝愣了愣,不情不愿地將我從地上拖了起來,掛在一匹良馬的后背上,那馬兒溫順,穩著步子踩在雪地里,規律的馬蹄聲讓我昏昏欲睡。

后來我醒了,卻是在高以安的馬車里,我不敢妄動,只轉動著兩只眼珠偷偷打量他,很奇怪,如今這樣的年頭,卻有生的像他這般好看的人,簡直應了那句叫此物不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的話。

直到后來入了高府,我才發現這只不過是我目光短淺罷了,那高府內的一景一物,無一不透露著奢侈豪華,與門外的頹然蕭條形成了鮮明對比,在這樣的環境里養大的公子哥兒,大概天生就該是這副玉樹臨風的模樣吧!

而我這樣一個丑陋殘廢的丫頭,是連在高府的廚屋里做燒火丫頭都沒有資格的,掌管內務的高夫人見著我的第一眼,就拿手帕掩住口鼻,問是從哪里冒出來這么個不人不鬼的東西。

高以安明目張膽地護我,冷著臉與他的繼母較量:“今日我既然敢帶了她回來,自然是打算給她個容身之所,若有人想阻攔,先問過我再說。”

高夫人臉色悻悻,嘴里嘟噥了兩句,便扭著腰肢在一眾丫鬟婆子的簇擁下走了。

那晚的雪下的沒完沒了,高以安將我安置在長信居的一間小偏房里,又命人替我燃了火爐,熬了姜湯。

窗外有風雪的怒吼,屋內有炭火的低吟,我的身子很快就暖了過來,但心底卻總有一抹怎么都驅趕不走的寒意,以至于整整一夜,我都在彷徨中無心安眠。

第二日一早,高以安派人送來了干凈的衣裳,從鞋襪褻褲到袍衣棉服,樣樣俱全無一缺少,我有些心驚,感覺仿佛墜入了夢網。

來送衣裳的小丫鬟一邊疾首蹙額的收拾我的舊物,一邊斜眉冷眼地自言自語:“咱家公子莫不是中了邪了,也不知道從什么地方揀回這么一堆破爛,真真讓人惡心……”

我深知她話里的意思,卻只當耳聾眼瞎,自顧自地換衣凈臉,然后低聲下氣地求她,讓她帶我去見高大公子,那丫鬟便更神氣了。

“你也不看看自己個兒是個什么貨色,大公子之所以將你帶回府,只不過是看你可憐罷了,你竟然還妄想糾纏于他……”

一聽糾纏二字,我頓時嚇得殘容失色,忙咕咚一聲跪了下去,連連磕起了響頭。

“賤女不敢,賤女不敢,公子人中龍鳳,哪是我這等殘廢之身能夠……”

話沒完,我就看到那丫鬟變了臉色,還暗暗對著我擠眉弄眼,我后知后覺地回頭,發現高大公子不知何時已站在了我的身后,于是,我又忙將磕頭的對象轉向了他。

“公子大恩大德,賤女無以為報,唯有做牛做馬,聽公子差遣,唯公子是從!”

我將頭磕在地上砰砰作響,他不攔我,也沒有回應,良久后,我聽到那個小丫鬟的腳步聲漸漸遠去,此時頭頂才傳來了一聲他的嘆息。

“你這又是何苦,好好的一副身軀,非要一再的摧殘!”

他話里似乎有含義,我聽聞不禁為之一振,但抬眼看他時,卻又并未察覺他表情里的蛛絲馬跡,于是便又繼續埋頭苦求。

“你好生修養吧,等身子好利索了,就遠遠的離開這個地方,高府并不適合你!”

“可是公子,你昨日還說要給我一個安身之所……”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