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真跡一等:二玄社復制品(名畫篇)

石道手工藝 2020-09-20 檢舉

文章來源:北京尚古書屋

作者:梁章凱

日本二玄社初創于1953年,專注于書法、美術類圖書的出版。1979年,開始了臺北故宮博物院珍藏中國書畫的復制事業。1999年,在北京故宮博物院首次舉辦的二玄社復制400多件題為 [故宮書畫名寶回鄉展] 展覽會,轟動海內外。

二玄社在中國美術界、尤其是美術出版界擁有極高的知名度和影響力。究其緣由,乃二玄社秉數十年之功,耗費巨大人力物力,對四百余件中國書畫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煊赫巨跡進行完美復制。自此,明清以來長期密藏于深宮禁苑里的書畫珍品得以化身千萬,走進尋常百姓之家。可以說,二玄社是當代中國書畫研究者和學習者走近中國古代書畫經典的重要橋梁之一。

下真跡一等:二玄社復制品(名畫篇)

世紀大業

1977年,日本二玄社協助臺北故宮博物院,從無數的書畫藏品中選出極精致的名作,以完美再現真跡為目標,致力于這偉大的復制事業。其數量為故宮博物院的名畫278件,法書95件,加之上海博物館,遼寧省博物館,美國·納爾遜藝術博物館的藏品達到400多件。

復制技術的頂峰

從畫面超過縱二米的大型掛軸到寬不到一尺的手卷、團扇、扇面全部是原寸原色復制的。毫無疑問真跡的質感歷經時代的古色,筆勢和墨的濃淡,落款、符號的滲出都精致再現。為此特制巨大的照相機,紙張·絲絹等素材得以重新開發,試制品與真跡進行多次對照。期待更完美。其結果,原本只有真跡才具有的神韻也逼真入神,達到了完美高超的意境,遠遠超過了復制的范疇。

渡邊隆男

敝社承臺北故宮博物院之囑,致力故宮珍藏書畫的復制事業。從尺寸、色調、材料到量感、筆力,復制品分毫不差地表現原跡神韻,達到了劃時代的復制效果。在臺北故宮博物院的展覽廳中,敝社復制的書畫作品曾與原跡同時展出,其逼程度可謂亂真,令專家驚而觀止。向全世界書畫愛好者提供東方至寶一中國書畫名作,這當是我們的使命。

秦孝儀

臺北故宮博物院為擴展院藏書畫對外傳播效果,于十余年前委由二玄社,以現代最進步印刷術,精印故宮珍藏書畫,爾后陛續行:皆為晉、唐、兩宋及元、明、清各代名跡。無論卷軸冊葉,俱依原寸大小;紙絹裝裱,亦務其逼真,甚獲中外名家之贊譽。此不僅為專家學者,提供更直接之參考數據;尤冀中國書畫藝術特質,以此之故,更得宏揚于世界人類文化之殿堂。

啟功

復制品畢竟不是原跡,但從它們的藝術效果上講,應該說是「與真跡平等」的。高明的印刷術還能提高現在文物上所存的效果。歴經數百乃至上千年之后,原作多已破損,至少顏色灰暗,早已失去了原有的風韻,可這些復制品,卻恢復了原作最初的色澤,簡直是整舊如新。………無論是自買、是借觀,還是看展覽,「晴窗一日百回看」已絕非難事了。因此,從利用價值上講,它的方便處,已足稱「上真跡一等」(乃至若干倍)了!

傅申

這批杰出的法書名畫復制品,選自全世界獨一無二的書畫寶庫——臺北故宮博物院,真正做到了空前的精美,而又忠實逼真。……本人在這批復制品中,最欣賞紙本作品,因此現代化的復制技術,將筆墨及紙張纖維之間的微妙關系,再現到了逼真的地步。……面對逼活現的復制品,本人實難想象再會有比此更進步的復制技術。如果我能擁有其中一部分復制品,將會感到像擁有真跡般的富有和滿足。此時,一句古來中國鑒賞家的成語閃現在我腦際:「下真跡一等,真是對二玄社復制品的最佳形容詞。實際上,歷史上任何雙鉤、臨摹和刻拓法,或近代印刷品,沒有比這批復制品更能擔受得起這一殊譽的了!

青山杉雨

若將二玄社所欲完成的中國書畫復制計劃,譽為百年來的大事業,洵非溢美之辭。……二玄復制品之精湛,幾乎使人無法辨別其真偽。對他們這種盡心盡力的態度、精巧高超的技法,我不能不表示敬佩。就書法而言,我們將來誰都能擁有王羲之雙鉤本、孫過庭書譜、懷素千字文、自敘帖、蘇東坡寒食帖等比肩原作的復制品;而這些備置座右的藝術品,一定會給我們日常生活帶來無比的快樂,是不言而喻的。

班宗華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