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朵 歸來

人物 2021-01-27 檢舉

阿朵 歸來

很多關于歸來的故事,大多都有一個逃出束縛、重獲新生的大團圓結尾,對于阿朵的歸來,這似乎也是一個死里復活的故事,但生活的真相并不止于此——在這個的故事中,阿朵的確擺脫了那些曾經貼在自己身上的標簽,也找回了一部分的生活和自我,但卻并沒有真正地逃出內心中最深層的束縛。

文|林秋銘

編輯|金石

攝影|吳明

造型|THEXIStudio

發型|劉靜 (YIN studio)

化妝|小園(YIN studio)

獨家線下戰略合作|紅磚美術館

翻紅

最初接到《乘風破浪的姐姐》的邀約時,阿朵是拒絕的。一來,她懷疑如今40歲的自己是否還能像20多歲時那樣唱跳,二來,她也早已不再是那個靠唱跳名揚天下的阿朵。

40歲的阿朵還在做音樂,但做的是新民族音樂——在逃離娛樂圈5年后的2017年,她創立了一個音樂文化公司,取名生養之地,志在推廣在湘西、云貴少數民族音樂基礎上創作的新民族音樂。一年后,生養之地旗下的首個音樂廠牌未來民族創立,在這個團隊中,阿朵不僅是創始人,還是最醒目的那個人。

廠牌成立的那一年,阿朵帶著一批民族音樂人出了一張專輯,取名《死里復活》,還做了同名音樂秀。無論是專輯還是音樂秀,口碑都很不錯,尤其是專輯,豆瓣評分8.9,還入圍了第61屆格萊美最佳世界音樂專輯獎的提名競選資格,只是,在市場上并沒有激起太大的水花。

音樂秀結束以后,《死里復活》的制作人陳偉倫和阿朵有過一次單獨交流,他們對坐在餐廳,阿朵說,自己壓力很大,我做了那么多東西,哪里是出口呢?秀已經做完了,專輯還是沒有水花,接下來該怎么辦?

收到《乘風破浪的姐姐》的邀約后,阿朵在公司樓下遇見了音樂制作人馬RS,阿朵問他,馬RS,我能不能不去?馬RS回答她,你一定要去,為什么不去?我們能夠想象這很辛苦,但它能更快地幫助我們推廣音樂,推廣你想做的東西。

馬RS向《人物》提起了公司初建時的窘境,為了公司的運轉,阿朵曾賣過一套房子,當時,他們做的音樂市場反饋并不好,公司甚至一度發不出員工們下個月的工資——這也是馬RS鼓勵阿朵去參加綜藝的原因,他向《人物》解釋,對于未來民族這個廠牌來說,阿朵必須要往前走一段,才能將身上的流量慢慢轉化到其他音樂人身上。說白了,沒有阿朵,就沒有這個公司和這個廠牌嘛,所以她永遠是牽頭的人。她像燈塔一樣,她在哪兒,我們才知道怎么樣去發展這些東西。

好友們也接到了阿朵的詢問。曹方反問她,你不開心不想去,為什么要答應呢?阿朵告訴她,現在沒有其他辦法可以讓公司活下去了。

最終,阿朵接受了邀約,成了乘風破浪的姐姐。初舞臺時,一身少數民族服飾打扮的阿朵唱了一首自己作詞作曲的《扯謊哥》,現場得分并不高,只有79分,但樂評人耳帝卻發微博稱,這首歌是他在整個初舞臺中最喜歡的表演,高級又天然,先鋒又民族……單是音樂本身,她的前衛度就絲毫不輸給年輕人……

從結果來看,《乘風破浪的姐姐》的確帶給了阿朵很多收獲,盡管第二次公演后便離開了舞臺,但被淘汰的那天,阿朵先后收獲了5個熱搜。

有觀眾將阿朵的這段經歷形容為翻紅,阿朵并不介意這種說法,對她來說,更重要的是——不久后,《死里復活》、《未來民族》兩張新民族音樂專輯及預售的黑膠全網售磬。

阿朵 歸來

阿朵參加《乘風破浪的姐姐》 圖源受訪者

搖錢樹

在對阿朵的初舞臺進行點評時,耳帝還提及了阿朵的那段逃離,她曾經體驗過現代聲名的喧囂與浮華,這是通過一種女性被物化的審美形態所帶來的,然而又在某一個階段重回生活與自然,尋找返璞歸真的力量,這是一個人自我審視與內心凈化的過程。

這似乎也是一個死里復活

來源:www.toutiao.com

推薦閱讀